当前位置:首页 > 问答

通用电气股票会涨吗

我来帮TA回答

通用电气股票现在值得买入吗

通用电气是在美国上市的股票,普通证券账户是不能购买的。若你开有美国市场的账户,该股票目前价位值得买入。。

通用电气股票什么时候上市的?

1896年,道琼斯工业指数榜设立,通用电气公司是当时榜上的12家公司之一,时至今日,它是唯一一个仍在指数榜上的公司。

关于通用公司(GE)

GE简介与历史概况:
GE梦想启动未来——GE是一家多元化的科技、媒体和金融服务公司,致力于解决世界上最棘手的一些问题。GE的产品和服务范围广阔,从飞机发动机、发电设备、水处理和安防技术,到医疗成像、商务和消费者融资、媒体以及高新材料,客户遍及全球100多个国家,拥有30多万员工。杰夫·伊梅尔特先生是现任董事长及首席执行官。
2004年GE的销售收入达1524亿美元。
通用电气公司的历史可追溯到托马斯·爱迪生,他于1878年创立了爱迪生电灯公司。1892年,爱迪生通用电气公司和汤姆森-休斯顿电气公司合并,成立了通用电气公司(GE)。GE是道.琼斯工业指数1896年设立以来唯一至今仍在指数榜上的公司。
GE11个业务集团:
7个发展引擎 --产生85%利润,在技术、成本、服务、全球分销和资本效率方面有强大优势的市场领先者:消费者金融集团、商务融资集团、能源集团、医疗集团、基础设施集团、NBC环球、交通运输集团
4个现金增长点 --在增长的经济环境下持续产生现金流和收益:高新材料集团、消费与工业产品集团、设备服务集团、保险集团
> GE的排名
·1998年至2004年,GE连续七年在《金融时报》“全球最受尊敬的公司”评选中名列第一
·1999年至2002年,GE连续四年在《财富》“全球最受推崇的公司”评选中名列第一。
2004年,GE再度名列榜首
·2004年,GE在《商务周刊》“全球股票市值最大1000家公司”评选中名列第一
·2004年,GE在“福布斯2000企业名录”中排名第二
·2004年《商业周刊》举办的“全球最有价值品牌评选”中,GE排名第四
> 社会责任
GE公司一直相信,良好的社会责任感塑就伟大的公司,并以此自勉,在全球各地积极投身公益事业。
早在1928年,我们就成立了GE Elfun志愿者组织,帮助员工参与公益活动、服务社区;1953年,我们又设立了GE基金会,热忱资助世界各地GE所在社区的教育及环保事业。几十年来,GE已经将“关注公益”的社会责任感融入了自己的企业文化。目前,在全球范围内,GE Elfun志愿者组织每年为所在社区提供志愿者服务超过100万小时,而GE基金会所捐善款仅2004年便达到5200万美元。
GE的历史
1876年是美国的百年周年。对于绝大多数美国人来说,这是充满豪情地回顾过去的一年。而对于其他人来说,这也是展望未来前景的一年。在费城举办的“百年展览会”中的电气展标志着人们寻求新的发明目标时代的开始。
在该年晚些时候,托马斯·阿尔瓦·爱迪生在新泽西的门洛帕克成立了一家新的、设备精良的实验室。在这里他可研究曾经在展览会上见到的发电机和其它电气设备的可能性。从该实验室中产生了或许是最伟大的发明—成功的白炽电灯。
到1890年,爱迪生已经将其各种业务组建成为爱迪生通用电气公司。合并组建该公司的托马斯-休斯敦公司和其它许多公司由Charles A. Coffin(先前麻萨诸塞州林恩的一家制鞋公司)领导。与竞争对手的合并和各家公司所拥有的专利权使公司在电气业占有统治地位。随着业务的扩展,对于每家公司来说完全凭借自身技术来生产全套电气设备变得越来越难。1892年,两个主要公司合并成立了通用电气公司。
爱迪生数个早期商业贡献实际上仍然是当今GE业务的一部分,包括照明、运输、工业产品、电力输送和医疗设备。早在19世纪90年代,就在Ft. Wayne 电气车间生产了第一台电风扇;而在1907年,开发了完整的系列加热和烹调设备。GE飞机发动机部门自1987年以来仅为一个部门的名称,实际上早在1917年就开始其传奇历史,当时美国政府开始寻找一家公司为美国年轻的航空业开发第一台航空发动机“booster”。1883年,托马斯·爱迪生使用塑料灯丝进行的白炽灯实验导致了1930年GE的第一个塑料部门的创建。
GE金融服务也可追溯其起源到20世纪30年代。开始公司作为一家附属的信贷公司,在“大萧条”时期帮助消费者购买GE设备。在20世纪60年代该公司放弃了其传统的融资角色,开始在消费、商业和工业市场做多种投资。其一贯的快速增长和补充GE其它业务扩展机会的能力是公司成长战略的主要因素。
多年以来,GE的领导者已经建立了各种主导业务的投资组合;一连串公司范围的推动增长和降低成本的行动;允许其在经过诸多周期后利用各种机会的财政实力和控制;和一套允许其充满信心地应对任何环境的共同价值。

通用电气为何被踢出道琼斯指数?

自1896年蓝筹概念兴起时,通用电气就是其中一员,并在1907年成为道指原始成分股。但自6月26日起,通用电气将被踢出该指数,由连锁药房Walgreens取而代之。

2018年6月19日,道琼斯指数董事经理David Blitzer在声明中表示,美国经济已经发生巨变,消费、金融、医疗和科技公司占据经济主导,而曾经重要的工业公司地位相对下滑,“今天的道指变更,将更能代表经济现状和股票市场。”

通用电气曾是道琼斯工业指数的明星企业。在传奇CEO韦尔奇任职的20年中,公司收入增长4倍,达到1300亿美元,市值更是扩大近28倍,成为历史上首个市值超过2000亿美元的公司。

但在韦尔奇接任者——伊梅尔特掌舵的16年中,后起之秀苹果市值已经超过8000亿美元时,GE的市值仍徘徊在2000亿美元附近。伊梅尔特任期内的通用电气股价从高点跌去三成,整体回报率,还不如同期的美股大盘。

拿经历美国大牛市的韦尔奇做参照物,对伊梅尔特并不公平。作为CEO,伊梅尔特在他的时代,也曾展示灵敏的商业嗅觉。在美国推动制造业回流并在金融危机后收紧监管的趋势中,伊梅尔特制定了任内最关键的战略转向:剥离金融资产、聚焦工业、拥抱数字化变革。但他没能料到,国际油价会在2014年下半年开始断崖式下跌,在油价高点时扩大的石油和天然气业务,成为总营收下滑的拖累。特朗普上台之后对金融市场开启监管放松,也让此前剥离金融资产的决策,遭遇质疑。伊梅尔特曾希望以对“工业互联网”的“高瞻远瞩”定义自己,也为通用电气的未来划下航线,但资本市场已经没有耐心,在去年10月2日突然宣布伊梅尔特辞去董事长职务,即刻生效。

“但通用电气的问题,并不是换个CEO就能够解决的。”在去年通用电气更换CEO之后,摩根大通分析师Tusa曾如此评价,“简单来说,在错误的时间投资新兴市场,对‘资源丰富’国家增长的过度乐观,以及企业对市场份额的盲目追求,导致企业出现结构性产能过剩,特别在电力、油气和交通领域。”Tusa表示,“换帅或许是一个积极的开始,但我们认为,面对当下困境,通用电气并不具有快速的解决方案。”

在8月成为新的CEO之后,梅伊尔特的继承者费兰纳里着手削减成本。他不仅取消公务专机传统、高管用车福利、也叫停了正在波士顿进行的GE新总部部分建设计划,关停包括中国上海在内的全球研发中心,并在通用电气已经放弃了庞大的房地产投资组合、家电业务,NBC和环球影城、水业务之后,在今年5月剥离运输部门和美国西屋制动合并。

但公司战略前景并不清晰,让投资人看不到公司成长前景。摩根大通分析师Tusa在今年表示,通用电气的管理层在电子商务、AI人工智能、自动化设备等当下热门的科技趋势上,几乎没有明显布局,丧失先机,缺乏战略思维。

来源:腾讯

GE股权结构

前十大股东 名 股票数 百分比%
1. Barclays Global Investors UK Holdings Ltd 388,764,669 3.78
2. CAPITAL RESEARCH AND MANAGEMENT COMPANY 358,888,755 3.49
3. STATE STREET CORPORATION 294,902,978 2.87
4. VANGUARD GROUP, INC. (THE) 272,647,560 2.65
5. DEUTSCHE BANK AKTIENGESELLSCHAFT 269,201,290 2.62
6. FMR CORPORATION (FIDELITY MANAGEMENT & RESEARCH CORP) 252,067,436 2.45
7. AXA 238,844,202 2.32
8. NORTHERN TRUST CORPORATION 141,356,178 1.37
9 Mellon Financial Corporation 138,287,997 1.34
10.PRICE (T.ROWE) ASSOCIATES 132,907,991 1.29
100% 为可流通股,无国家股!

通用电气为何被踢出道琼斯指数?

自1896年蓝筹概念兴起时,通用电气就是其中一员,并在1907年成为道指原始成分股。但自6月26日起,通用电气将被踢出该指数,由连锁药房Walgreens取而代之。

2018年6月19日,道琼斯指数董事经理David Blitzer在声明中表示,美国经济已经发生巨变,消费、金融、医疗和科技公司占据经济主导,而曾经重要的工业公司地位相对下滑,“今天的道指变更,将更能代表经济现状和股票市场。”

通用电气曾是道琼斯工业指数的明星企业。在传奇CEO韦尔奇任职的20年中,公司收入增长4倍,达到1300亿美元,市值更是扩大近28倍,成为历史上首个市值超过2000亿美元的公司。

但在韦尔奇接任者——伊梅尔特掌舵的16年中,后起之秀苹果市值已经超过8000亿美元时,GE的市值仍徘徊在2000亿美元附近。伊梅尔特任期内的通用电气股价从高点跌去三成,整体回报率,还不如同期的美股大盘。

拿经历美国大牛市的韦尔奇做参照物,对伊梅尔特并不公平。作为CEO,伊梅尔特在他的时代,也曾展示灵敏的商业嗅觉。在美国推动制造业回流并在金融危机后收紧监管的趋势中,伊梅尔特制定了任内最关键的战略转向:剥离金融资产、聚焦工业、拥抱数字化变革。但他没能料到,国际油价会在2014年下半年开始断崖式下跌,在油价高点时扩大的石油和天然气业务,成为总营收下滑的拖累。特朗普上台之后对金融市场开启监管放松,也让此前剥离金融资产的决策,遭遇质疑。伊梅尔特曾希望以对“工业互联网”的“高瞻远瞩”定义自己,也为通用电气的未来划下航线,但资本市场已经没有耐心,在去年10月2日突然宣布伊梅尔特辞去董事长职务,即刻生效。

“但通用电气的问题,并不是换个CEO就能够解决的。”在去年通用电气更换CEO之后,摩根大通分析师Tusa曾如此评价,“简单来说,在错误的时间投资新兴市场,对‘资源丰富’国家增长的过度乐观,以及企业对市场份额的盲目追求,导致企业出现结构性产能过剩,特别在电力、油气和交通领域。”Tusa表示,“换帅或许是一个积极的开始,但我们认为,面对当下困境,通用电气并不具有快速的解决方案。”

在8月成为新的CEO之后,梅伊尔特的继承者费兰纳里着手削减成本。他不仅取消公务专机传统、高管用车福利、也叫停了正在波士顿进行的GE新总部部分建设计划,关停包括中国上海在内的全球研发中心,并在通用电气已经放弃了庞大的房地产投资组合、家电业务,NBC和环球影城、水业务之后,在今年5月剥离运输部门和美国西屋制动合并。

但公司战略前景并不清晰,让投资人看不到公司成长前景。摩根大通分析师Tusa在今年表示,通用电气的管理层在电子商务、AI人工智能、自动化设备等当下热门的科技趋势上,几乎没有明显布局,丧失先机,缺乏战略思维。

来源:腾讯